这可真是一头攻得可以的攻

这里一头文笔超烂➕中二病晚期神经病患者。我只是想默默写文做一个默默无闻的学生党而已……毕竟太烂了也不敢强求别人去怎么怎么样我,只是根据心情去写好自己喜欢的CP而已!而已!(粉不多的我无话可说)

【忘羡】错念

*在此声明,这绝对不是一时兴起瞎编乱造的文(好像就是十分钟瞎赶出来的咳咳)

*虽然之前有弃过(很多)坑,但是,我在这里以我家老婆做担保,我这次,不会!弃!坑!了。(不存在的)

*嗯……作者这里学生党,又到期中考了,更新可能会比较慢……望见谅



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重 点!(划横线)



*从写到的剧情来看,后期是很虐的,但最后是HE没错的,看不下去就别看,不会强求(毕竟我文笔烂得一批)

*目前不确定后期会不会有车,只是说有小可爱想看某些梗或剧情的时候可以跟我说,因为剧情走向大概是定了,但是具体内容还待定,可以有选择性地加入甚至改变一些剧情(这个好说,私信)

*有OOC,但没那么严重(吧大概),确定的是在本文中羡羡(魏无羡)的性格会因为剧情的转变而有所变化,在此有OOC,雷点可能会有很多,注意避雷谢谢

*还有一点!我已经一年没碰过“笔”了,生疏是在所难免的,有什么好的建议可以尽情提出来,但是不要狂喷侮辱别人诋毁别人的人格尊严谢谢!


      (说了那么多抱歉,接下来是序篇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很短我知道(捂脸)





        书中的那些“我会一直爱你”“我爱你爱的


死去活来”都是骗人的,他给的承诺,也尽是


假的,曾立下的海誓山盟也随着他那一句“对


不起”烟消云散。若他真的喜欢他,喜欢他甚


至爱他,就不会只留下一个毫无希望的结果就


断然离开的。

        


        蓝忘机时隔不及当初等他的十分之一,


便已经再次尝到了比当初痛苦一千倍,一万倍


的绝望。

      


          “你若真的爱我,为何要在我几近绝望


的时候给我希望……”

       


        垂下的发丝遮住了蓝忘机的脸庞,也遮


住他那新鲜的,刚刚才活过来的心。



        悲痛间又恍惚看见了那个曾经要把天子


笑分他一坛的少年,禁不住喃喃道,“为什么


……把你带到我身边后又要我们成为过路人…


…为什么我要来到这个世界……我……很难受


啊……”



        似乎是错觉,那滴晶莹也迅速消失,就


如同他当年在他心底种下根一般,又潇洒地,


毫无顾虑地离开……只留下一个经过日月磨炼


,还默默跟在他身后的影子……



        “魏婴你可曾知道……我爱你啊……”

【忘羡】续重回不夜天:一笑凄凉

当他们赶到乱葬岗时,伏魔洞外,温氏一族残存下来的人都围在一起,朝着洞里指指点点。

看他们反应,伏魔洞里必有什么惊奇之事,才使得他们这般不掺仙门凡事之人如此反应。

蓝湛。

温情。

魏无羡慌慌忙忙冲进洞中,入眼的不是冷眸似冰,身似柏松,额围抹额,手持避尘的蓝忘机,而是浑身浴血,竭力撑剑的他。

这是,怎么了?

为何,他,会受这般重的伤?

疑惑,不解,心疼,震惊蔓延在魏无羡周身。

十步化作一步奔向蓝忘机,一手拉起他,一托着他的肩膀,让他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自己身上。

温宁迟疑了几下,随即转身走出洞外,打发着温氏众人散了罢,便抬步与温家人一齐回了乱葬岗深处。

蓝湛艰难地抬眼望望魏婴,见是他,眼睛深处似乎燃起了几丝亮光,扯开干裂的嘴角,道,:“你……来了?”随即,不堪重负,昏了过去。

他晕的时候,嘴角还噙着笑,这是第一次这样,魏无羡心道。

蓝湛笑的时候,很好看,可是为什么,如此开心的一次,会,那么,凄凉?

为什么,他的笑,会使他感到有一点……不安?

这种关头,魏无羡哪还敢想那么多,来不及多想,必须给蓝忘机处理伤口,那么重的伤,不及时处理,恐怕有性命之忧。

此时的魏无羡已经没有了金丹,输送不了灵力,温情也重伤倒在一边,好在魏无羡还略懂了些医术。

他抬手几下扒了蓝忘机的外衣,没有鞭痕,没有烙印,却染满了鲜血,触目惊心。

没有看到因为他才受的伤,魏无羡心里还小小高兴了一把,可看到似乎快流尽身上血的蓝忘机,他的心又开始隐隐作痛。

没事的……

他安慰自己。

他一定会没事的……

是谁!谁敢伤他?

如果只是那些金家子弟,必是伤不了蓝忘机的,除了,某些家主……

泽芜君,不可能;金光瑶?伤不了;江澄,没理由,也没那个能力……

难不成,是聂怀桑???

不可能啊!

魏无羡似是想到了什么,猛地睁大眼。

前世寺中,他曾猜疑过聂怀桑,这次,莫非是证实了他那时的想法?

莫玄羽的献舍;他兄长的尸体;薛洋的出现;晓星沉和宋子探死的真相;金光瑶的身世到观音寺里他的死,真的是他一人策划的?

 

【忘羡】续香炉三:重回不夜天

“唔?”魏无羡睁开眼,身旁却没有蓝湛,榻上除了他,竟没有一丝温度。魏无羡眼里闪过疑惑,不应该啊,蓝湛在我一定会察觉的,可……?

“不会吧!!!”魏婴心道。

这可是第四次了?这回又是谁的梦啊!

魏无羡视线环绕四周转了一圈,觉得周围景物甚是熟悉,便试着动了动身子,发现自己完全动不了,颈间还是一阵刺痛,顿时脸一僵。这……这这是温温……温家人当时在乱葬岗上建的屋子!!!温宁!温情!

五雷轰顶也不过如此吧!魏无羡用力咬了下舌头,一股血腥味在唇齿间弥漫,疼得一张脸皱了起来,这不是梦!眼睛登时睁大!不夜天城!对,我要去不夜天城,我要去救温宁和温情,这一次,师姐就不会再……。江澄,这一次,我不会再愧对你了!


前世,在血洗不夜天,等他清醒后,便觉得自己无用至极,连自己的师姐,也……保护不好吗?为了有朝一日还能弥补他犯下的错,他待伤口愈合后,便日日修习医术,许久许久,才破了温情那时对他扎的那一针。


金丹已失,无灵,银针刺穴,无力。无灵无力,在别人眼中,便是废人一个,可对于破了这法子的魏无羡来说,这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。

这一次,换我来保护你们!!

魏无羡合眸,寻找口腔里斜对着颈间银针位置 的地方。“嘶!!”点找到了,一口咬下去,这术法是破了,但魏无羡嘴里也满是锈铁味,激得他皱起了眉头,嘴里不自觉的就喊出了那个陪伴了他十几年的人的名字“蓝湛~”!

 

许久无人回应,魏无羡苦笑一声,“他没过来呢。”


解了穴,魏婴翻身下床,手握陈情,大步跨出门,朝不夜天城奔去。


“温家余孽温情,鬼将军温宁前来送死,今日毕让他们灰飞烟灭,下一次,就是让他夷陵老祖挫骨扬灰了!”还是一样恶毒的话,不同的是换了一个人说罢了。可他知道了结局,而且还提前赶了过来。


魏无羡面露喜色,他们还活着。


四处寻迹,可还是一无所获。魏无羡靠在一棵树上,哀叹,还是没找到。


“忘机,万万不可,那温家余孽,必是要清的,你护不了,也护不住。”一阵足音响起,伴着几声焦急的话语。


蓝曦臣!!!他说什么?蓝忘机?蓝湛!


魏无羡想立刻冲出去扑进蓝湛的怀抱,嗅他那冷冽的檀香,多想跟他说一句,我想你了。可是不行,蓝湛并不记得他们“未来”的事,并没有对他情深义重,也不会容许他胡来,他还是那个世家弟子们的榜样,还是,原来的他。


蓝忘机暗暗攥紧了双拳,“不试怎知!”


蓝曦臣无奈地摇摇头,他自是知道自家弟弟的性子,“罢了!”

惊愕从魏无羡的眼中闪过,蓝湛他……要,救他们?


不应该啊?


身上无一丝灵力的魏无羡自是没被蓝家两兄弟发现,待他们走后,他从树后缓缓走出,凝望着蓝湛走过的地方,他,过得很好吧?不会再爱上我这个祸害,不会,再受那鞭刑,也不会,有那十三年的苦等吧。

向来乐观的魏无羡竟露出了苦笑,暗道:“也好,我爱着他就好。”


转身离开,留下了满地落叶,也打碎了,暗暗躲在树冠里蓝湛的唯一希望。


绕不夜天城转了几圈,魏无羡才反应过来,他可以借鬼笛,来找到温宁啊。


“真傻!”


陈情的笛音从魏无羡嘴中泄出,千里传音,入了温宁的耳中。


“妈呀!家主!家主!鬼将军发疯了!唔……!”
那一声咔擦久久环绕在不夜天城地下深牢,可惜,那个人,死在了锁链声下,连救命都没叫出声。


“哐当……!!”魏无羡离得远远的就听见了铁链摩擦在地上的声音,不由眼前一亮,是温宁!


“魏公子。”温宁嘶哑着声音道。


魏无羡抬步奔向温宁,双手猛摇他的肩膀,激动道:“为什么!你们为什么要去送死,你们没有错,错的人一直都是我,……是……我。”话未道完,双手就便垂下了,呜咽着声音问道:“她……还活着吗?”


温宁僵硬地点点头,可就是这一个简单的动作,就令魏无羡眼里燃起了希望。
推搡了半天,魏无羡也硬是没把温宁挪动一步,便急道:“你想干什么!关键时刻分什么神!”


许久,温宁才咧开嘴道,“魏公子……家姐她……她……。”


“温情到底怎么了!磨磨唧唧说什么呢!”一直以来魏无羡的脾性都是极好的,不易怒,可在这件事上,也是耗尽了心神。


温宁吸了口气,肃道,“魏公子,金家主早料到您会来协救,便在这处布下天罗地网,还在地下埋有镇尸符,鬼笛……是唤不出他们的。”


魏无羡眉目一凝,想了半晌。


这一回……难道还是……没用吗?


要求助于蓝湛吗?这个想法一在魏婴脑海形成,便被他立刻否认掉了。


这件事,关系到温家存亡,不可把蓝湛拖下水,哪怕是……他……刚刚的自愿。


叹了一口气,道:“温宁,温情在哪里,你告诉我,我哪怕是拼上这条命,也一定要把她救出来!”


温宁一怔。决定了吗?便道,“随我来。”


一路的哐哐当当,这一路,竟……没有一个人!


就算他魏无羡真是傻子,也看得出这里面绝对有猫腻。


四周一片寂压无声,复杂的情感在魏无羡脑海里翻腾,他在犹豫。


如果救出温情的代价是他的命,或许他在没遇到蓝湛之前会毫不犹豫的双手奉上,可是……他有了牵挂……假如,就假如,蓝湛要是还记得他们的过去呢?那么,他……岂不是,又要再别蓝湛了。


这次,如果他没被献舍又该如何?如果是这样,蓝湛等他的,就不再是上次的十三年了吧。他……舍不得,也不可能舍得。


因为有了蓝湛,他看重了自己的命,他还要陪蓝湛,陪他……生生世世。


但是……现在,该如何呢?救,还是不救!


当然是救,但是他必须活着,哪怕付出任何代价,他也愿意……为了蓝湛,他必须那么做。


抬手,张唇,咬破了手指,殷红的血瞬间喷涌而出,他立刻将手指挪往身上,一笔,一笔,连那暗黑的衣衫,也染上了几分血色。

 

当魏无羡和温宁来到温家主殿后,魏无羡才意识到,他们,来晚了。显然有人先一步来过,而且还经历过激烈的打斗,。 

血流成河……魏无羡只能想到这个词了,他耳边回荡的,是蓝忘机的那句“不试怎知!”他想到这里,似乎明白了什么,脸色唰地一白,身形有些不稳。

温宁立刻上前扶住他,道“魏公子,无大碍吧?”他虽是具死尸,可是,基本思考他还是会的。连他都察觉出了这里面一定有问题,魏无羡又怎会看不出呢?

魏无羡摇摇头,道:“温宁,你说,温情还会在这里吗?”向前走了几步,屈身,指尖点了点染上了鲜血的泥土,皱眉道,“一柱香前。”

温宁低着头,便道,“蓝家二公子,蓝忘机。”

“如何看出?”

“避尘。”

温宁看出了。连温宁也看出了。魏无羡只觉浑身僵硬,动弹不得,连他都看出来了,那就别说是那些仙门百家了。

他了解蓝湛,不逼急他,那他剑锋必留三分,如此绝情,只怕是有什么事触动了他的杀心了。

“走!”魏无羡身后随着温宁,跟着他一直追到了蓝家家门前,果不其然,一路都有刚流不久的鲜血。

温宁也似是明白了,喃喃道,“他救了家姐?”

魏无羡脑中一道光闪过,心道:“蓝湛,前世并不是那副表情,可识得温情,还会说出那番话的除了有他们之间记忆的含光君还有谁?”

魏无羡面露喜色,但随即由晴转阴,那为何,他,救人,要杀那么多人?这一贯不像他的作风。

其中,有诈。

一丝丝的担忧在魏无羡面上扩散,蓝湛他,还好吧?

魏无羡皱眉道:“你说,他会去哪里?”

乱葬岗!!!

怕只怕,他们赶去之时,又会再一次,晚了一步。